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美容 >

分期付費變貸款?多家教育機構被指誘導學員貸款機構否認

2022-04-16 22: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來源: 澎湃新聞 | 作者: 李思文 | 時間: 2021-05-07 | 責編: 徐虹

  0元試聽體驗課、幾百元首付即可學習開啟上萬元的線上課程,隨著線上教育市場的火熱,這樣的廣告往往能吸引在校生或希望自我提升的職場人士。

  不過,多名消費者近日向澎湃新聞()投訴稱,自己購買線上教育課程時,被銷售人員誘導採用分期方式支付學費,繳費成功後才發現是向第三方借貸平臺貸款。當他們不滿差課程想退課時,又面臨退課、退費難的問題。這些投訴涉及平安好學英語、英孚英語、學慧網等多個教育機構。

  澎湃新聞搜索發現,反映線上教育機構存在“誘導貸款”問題的投訴並不少見。不過,與消費者的説法不同,上述被投訴的機構均否認存在誘導貸款,稱在申請前已如實告知。其中, 一名在校大學生稱在英孚英語報名時,在銷售人員的指導下申請了貸款,但在校生是不符合貸款條件的。對此,英孚一工作人員未明確回應,表示要去了解一下情況。

  多名消費者還反映稱,貸款也讓他們在維權方面陷入被動,若對線上課程品質不滿意要求退課,貸款機構會要求先退課再停貸,而退課申請期間需要繼續還貸。有貸款平臺工作人員表示,金融機構對用戶購買的培訓服務好壞或品質問題不進行保障或承諾。建議用戶在選培訓機構時,選擇正規、合法、有口碑、有資質的機構並簽署相應的書面協議,了解支付細節後,再進行付費。

  上海在校大學生張墨(化名)對澎湃新聞稱,她報名學英語後,不僅背上了網路貸款,申請退課也難上加難。

  2019年8月,張墨參加了上海一英孚英語教育機構的體驗課。她説,課後感覺不錯,想報名提升一下英語,但因為家庭條件一般,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的學費,銷售顧問説可以“分期付費”。

  “銷售説學費能分期,但沒説是向第三方平臺貸款,她指導我操作時,認證很簡單,我還以為是在辦理入學手續。”張墨説,銷售顧問稱“分期付款”是機構提供給學員的優惠服務,無利息,總價9999元的線上課程,首付僅1000元,剩餘學費分24期,每月支付375元。

  張墨説,在銷售顧問指導下,她下載了有錢花APP,“銷售説APP是用於身份認證,我也沒有網貸經驗,以為是正常的報名認證。”然而在交完學費後,她收到一條貸款成功的短信,這時她才知道該APP是第三方借貸平臺。

  “我以為分期是向機構分期付款,因為國家是不允許向在校大學生貸款的,APP上也顯示了‘不允許向在校大學生貸款’,但在銷售發給我的郵件裏進行註冊,居然成功了。”張墨説,她懷疑第三方貸款平臺和教育機構存在合作關係,回到學校後她曾嘗試再次通過該APP貸款,卻顯示由於她是在校大學生,不能進行貸款操作。

  張墨稱,得知自己背上網貸後,她曾當場詢問銷售顧問為何分期付費變成了向第三方機構借貸,對方稱“我和你説了是分期貸款,你沒聽明白”。事後,她在網上搜索發現,很多網友反映有和她類似的經歷,“前面説分期付款,後面就變成了分期貸款”。

  王蕾(化名)自稱也在報名學英語時遭遇被貸款。她稱,2019年6月,剛參加工作不久的她花費25000多元購買了平安好學英語APP的線上課程。繳費時她曾提出使用銀行卡來付款,但銷售卻建議她分期支付,“她説零利息,手頭還能留下一些資金備用”。

  王蕾稱,銷售在電話裏指導她下載了有錢花APP,進行了上傳身份證認證等,全程沒有任何貸款公司的人與她接觸,操作結束後她才知道自己完成了貸款。

  報名後,王蕾以“未明確告知貸款”為由,向平安好學英語平臺投訴,“他們回復説,公司都有通話記錄,並且有員工培訓,銷售在電話裏和你説明瞭是貸款,你自己決定使用的。”

  王蕾認為,銷售人員的話術、平臺上的廣告,會讓學員誤以為是平臺提供分期服務,比如平安好學主頁4月份的廣告“四月産品大升級,課程首付899元”,沒提第三方貸款。

  湖南一職業技術學院在讀學生歐倩(化名)告訴澎湃新聞,今年2月,她通過學慧網購買了一套學歷輔導線上課,課程學費10800元。“在繳費時課程顧問説機構有分期服務,不需要一次性付清,而且無息。”在顧問指導下,她不知不覺向第三方借貸平臺“惠學習”申請了24期借貸,每月還款860元。

  歐倩稱,由於惠學習與學慧網名稱相近,當時以為該平臺是學慧網旗下的分期服務平臺。後來她因認為教學課程效果差申請退課時,才得知自己是向第三方借貸平臺申請了教育貸款,退課才能停貸。

  她稱,她曾以在讀學生的身份向“惠學習”借貸平臺申請停止貸款。但由於她所就讀的職業技術學院在學信網上沒有相關學歷資訊,申請被拒絕,“我提供了學校開的在讀證明也不行,他們説只認學信網上的資訊。”

  澎湃新聞記者在網路上搜索發現,反映線上教育機構存在“誘導貸款”問題的並非少見。在一消費投訴平臺上,有關“教育誘導貸款”的投訴多達2978條,其中投訴人多數為在校學生,投訴內容涉及誘導貸款、虛假宣傳、霸王條款、不予退款等多項,涉事機構則包括惠學韓語、明世教育、英孚教育、平安好學、商德機構等多個教育平臺。

  歐倩認為:“線上課程品質難保證,如果是教育機構分期付費,課程出現問題後,學員可以提出要求。但背上貸款後,教育機構一次性拿到了學費,後續即使課程有問題,學員也很被動了。”

  她説,在學習兩天后,歐倩發現課程效果不如預期,向學慧網提出了退課申請。但課程顧問表示,課程已經報名成功,申請退課只有兩種方案:一是一次性繳納10800元的學費全款,扣除3000元課程手續費後,剩餘費用三個月內返還;二是停止貸款,但需扣除2000多元貸款手續費,同時停貸需要2個月處理時間,在停貸前,仍需按月按時還款(每月860元)。

  按照對方提出的方案,儘管只上了兩天課,歐倩都需要約3000元的手續費。歐倩説,由於退課問題未協商一致,歐倩第二月未按時還貸,很快催款電話就打到了她手機上,稱逾期將影響個人徵信,她不得不繼續還款。

  歐倩説她也曾聯繫“惠學習”借貸平臺,詢問在辦理退課期間能否停貸,對方表示,成功退課後才能停止還貸。“現在就是雙方都拖著,學慧網不給辦理退課,貸款就不能停。”歐倩稱。

  張墨在英孚英語培訓機構上課兩個月後,也認為線上課程與體驗課效果相差甚遠,要求退課退費。她稱,銷售稱係學員個人原因、需付高額違約金,當時未辦理退課。“又上了半年,覺得進步不大,再申請退款,銷售讓我直接在平臺上申請審核,但一直都沒有審核結果。”張墨説。

  張墨説,辦理退費期間,由於害怕影響個人徵信,她每月按時還款。張墨説,近一萬元的貸款對在校學生而言無疑是鉅額款項,“原本是出於提升的目的包班,結果背上了網貸,又退不了課,這個壓力可想而知。”

  張墨説,今年4月底,在反覆協商一年多並經歷了向市場監管部門投訴後,她終於辦理了退課。經歷了,“一開始他們(機構)説要扣除2500元作為違約金,9999元的課退款1667元,我沒同意,後來多次溝通,才只扣除已上課程費,退款8749元。”

  “原本課程是學員和教育機構之間的關係,但現在加上第三方借貸平臺,就變得很複雜了,我們(學員)把錢交給第三方借貸平臺,平臺又不負責課程品質問題,到退費的時候就互相推諉。”王蕾説,自己在平安好學上在申請退課後一直未通過審核,直至澎湃新聞介入,對方才主動協商,最終雙方達成一致。

  除了上述情況,澎湃新聞記者在網上搜索發現,有不少網友曾反映過教育貸款退課、退款難,導致不少學員難堪重負,無法按時還貸後,不僅面臨高額罰息,還造成個人徵信黑點,影響找工作、買房等。

  英孚英語培訓機構的工作人員表示,在報名繳費時,機構提供現金、銀行卡和貸款三種支付方式,如果學員選擇貸款支付,就由學員自主向具備相應資質的第三方借貸機構申請,“貸款前,我們會協助學員確認第三方借貸機構的貸款條款,不存在誘導或學員不知情的情況。”

  對於在讀大學生,他表示,按國家規定第三方借貸機構不能對在校大學生放貸,英孚教育也沒有和第三方借貸機構有合作關係。對於上海在讀大學生張墨以在校大學生申請申請下貸款一事,該工作人員未明確回應,表示要去了解一下情況。

  學慧網品牌部工作人員則回應澎湃新聞稱,學慧網和惠學習借貸平臺確實存在合作關係,但沒有對學員進行誘導貸款,“我們考慮到學費都是6千到1萬左右,學員以自考生為主,短期在資金上有壓力,所以提供分期貸款的支付方式。但合作平臺都是有資質的,借貸平臺收到學員的貸款申請後,都會一對一打電話核實,包括貸款的性質以及後續需要承擔的責任。”

  對此,歐倩説,自己確實接到了惠學習借貸平臺的電話,但當時她以為該平臺和學慧網屬於同一公司,“我還以為是學慧網回訪電話,後來申請退課時,才在條款上面看到惠學習是第三方借貸公司。”

  據學慧網工作人員稱,學慧網和惠學習借貸平臺屬於合作關係,學員在平臺申請貸款後,由平臺審核通過並進行放款,由資金提供方將貸款金額放入學慧網賬戶,用於支付課程費用。根據學員貸款分期的不同,惠學習還將收取相應的分期貸款服務費。

  平安好學英語APP的客服人員則表示,分期貸款是目前報名課程的支付方式之一,但平安好學英語APP不提供貸款服務,只是協助學員進行申請,“在申請前都會如實告知學員貸款成功後的義務、責任、避免逾期等等。”

  對於王蕾指出報名時銷售顧問未明確解釋貸款的問題,該客服人員回應稱,通過內部稽核,銷售顧問已經告知了學員分期付費屬於第三方借貸,並在簽署合同的第2條裏,對付款方式進行了説明:“若乙方選擇第三方金融機構貸款支付的,乙方應自行向第三方金融機構申請辦理貸款,貸款合同相關權利義務與甲方無關。”但王蕾稱,當時報名時是銷售顧問在電話中進行指導,電話結束後就已經簽好了合同,根本沒有時間仔細研究條款。

  早在2017年,相關部門就曾發佈校園貸管理文件,禁止網貸機構向大學生發放貸款。今年3月,銀保監會辦公廳又聯合教育部辦公廳等五部門聯合印發了《關於進一步規範大學生網際網路消費貸款監督管理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確要求:小額貸款公司不得向大學生發放網際網路消費貸款,未經監管部門批准設立的機構,一律不得為大學生提供信貸服務。

  澎湃新聞記者聯繫了有錢花、惠學習、360借條、平安好貸、馬上金融等多家金融借貸平臺,幾家平臺均表示,在校大學生借貸無法辦理借貸。

  其中有錢花工作人員向澎湃新聞稱,按照國家規定,平臺不為在校大學生提供貸款服務,包括教育貸款,“我們在用戶申請貸款的時候,多個環節都明確提示了不為在校學生提供貸款,目前平臺也在通過多種途徑不斷提升對在校學生的識別能力,規避在校學生獲得貸款的可能性。”對於張墨為何能在2019年通過教育機構申請貸款?該工作人員稱,或許當時規定不同,目前已經無法辦理。

  但對於非在校大學生,教育貸款的申請門檻則十分容易,不少借貸平臺的教育貸款都主打低利息、不查徵信、秒批到賬等。然而快捷、低門檻的背後暗藏隱患。

  上述多家借貸機構的工作人員稱,儘管會採用人臉識別、身份證核驗等方式對借款人身份進行確認,但均不會進行一對一電話確認貸款細節,而是採用貸後發送短信提示的方式告知貸款成功。

  相比于快捷、簡便的貸款流程,貸款一經發放,停貸手續則十分複雜。上述幾個借貸機構的工作人員均表示,金融機構提供的貸款和教育機構提供的服務屬於兩種獨立的法律關係,金融機構不對教育培訓服務進行保證或承諾。如果學員因課程問題和教育機構産生糾紛,需要自行與教育機構協商,退課後才能停貸。

  其中,有錢花平臺的工作人員表示,教育貸款基本上都是實行“先退課再退貸”政策,學員如果想退課,首先要和培訓機構解除培訓協議,退課後再向金融機構申請停貸,在退課手續完結之前,貸款都應按期按時繳納。

  惠學習平臺工作人員則介紹稱,惠學習平臺確實與學慧網存在合作關係,但教育分期貸款和提供教育服務是兩種獨立法律關係,借貸平臺不是教育服務提供方,學員與教育機構的任何糾紛都與貸款的還款義務無關。“如果用戶想辦理停貸,隨時可以通過平臺辦理貸款結清,即付完全部學費,貸款結清後,分期貸款自然終止了。但在貸款結清之前擅自停貸發生逾期,個人信用資訊基礎數據庫將會顯示逾期資訊。”

  該工作人員表示,貸款購買教育機構的課程,本質上和使用信用卡支付是一樣的,金融機構對用戶購買的培訓服務好壞或品質問題不進行保障或承諾。建議用戶在選培訓機構時,選擇正規、合法、有口碑、有資質的機構並簽署相應的書面協議,了解支付細節後,再進行付費。